十三世纪,瑞士传奇爱国志士威廉退尔擅于使用弓箭,是一位神射手。他用仅有的一次机会射中放在他幼子头顶上的苹果,挽救了自己的性命。而在七个世纪之后,瑞士网球天王罗杰费德勒用一个网球重现了他的壮举。在一条仅在YouTube上播放的吉列剃须刀广告片中,同样沉着的费德勒穿着运动服,用发球技术将球打中了放在工作人员头顶的罐头。

我们知道,了不起的费德勒对各项击球技术都了如指掌,不仅如此,可怕的准确性仅仅是他伟大发球的优势之一。1987年温布顿锦标赛冠军、现任BBC网球比赛评论员的帕特卡什,对这位当今瑞士传奇人物的发球进行了具有深度且全面详尽的分析。

就像费德勒大部分的击球一样,他的发球不仅独一无二,也是我所认为的完美的技术。他最值得称赞的优点在于技术动作的稳定性:无论在比赛中处于什么分数,他每次的发球动作都是一样的。如果你想将他的发球逐渐的分解,会发现很多历史上最伟大的发球选手(比如伊万尼塞维奇、桑普拉斯、克拉吉塞克、罗迪克、鲁塞德斯基)所做的事情,费德勒都没有做。但是,在技术上的瑕疵,他会用天赋来弥补。

几乎所有优秀的发球选手都会将身体的重量向球的方向转移,并最终通过手来将力量释放到球上。这样做,可以让他们的身体向前移动到球下方的位置,与投掷棒球和标枪的动作有些相似。费德勒的平衡略微偏向后脚,但他能够很快将重心转移到球下,所以这对于击球瞬间来说并不是个问题。

由于费德勒在发球过程中后脚并没有像大多数选手那样做向前上步的动作,因此他需要将球抛在完美的位置上。他的抛球的确令人难以置信的稳定,就像一台机器一样。如果他的抛球哪怕有一点向前,挥拍手臂在击球时会过度向前伸展,击球点远离身体,损失发球所必须的力量。相反,费德勒在击球瞬间肘关节会略微弯曲,这样可以帮助他获取所需的力量。

费德勒在发球过程中有完美的屈膝动作。如果他的双膝过于弯曲,会出现一些问题,因为这将导致他直接向上跳起,而不是将身体重心转移到球的下面。就像我之前所提及的,他需要一个完美的抛球作为发好球的基础。

费德勒会在头部高度将手中的球释放出去。他的抛球手臂随摆行程很长,有些像桑普拉斯、纳芙拉蒂诺娃和小威廉姆斯。对于发球来说,一个较长的抛球手臂随摆行程可好可坏。保持左臂向上,可以使身体制造一个弓形姿态,在击球手臂开始向前挥拍时,身体向左弯曲。而如果让左臂向上随摆行程太长,会导致左手来不及向下撤回,在发球动作结束时,你的头和手臂还朝向天空。

无论你的抛球手臂抬起多高,最重要的事情是让它能够快速收回来。伊万尼塞维奇和鲁塞德斯基就不会让他们的抛球手臂抬的太高。因为在发球过程中,只有当身体的左侧先运行,身体右侧才会跟着运行。左侧必须先降下来,才能够使右侧顺利转向前。而过于抬高的左手会限制身体的这个动作。

有些选手就会打破这个模板。罗迪克就是一个经典的案例:他会把抛球手臂高高举向更远的地方,但是回收速度也快如闪电,费德勒则是另一个这样做的选手。对于桑普拉斯来说,由于他的击球时机和节奏非常流畅且稳定,因此即使他的抛球手臂没有像伟大的发球选手那样具有典型性,但可以另当别论。桑普拉斯会用自己天生的运动能力和拍头速度让自己成为史上发球最好的选手。

费德勒的挥拍时机非常完美,他的发球动作没有任何缝隙,节奏非常稳定,几乎像台机器一样,这给了他在发球方面极大的信心。费德勒最宝贵的能力之一,是能够在其所有击球动作中产生让人不可思议的拍头速度。无论是时速达到210公里的一发,还是带有强烈旋转的二发,都足以让任何对手颤抖。由于对击球时机的良好把握,他可以真正在任何时间的发球中做出任何事情。这让他的对手始终陷于猜测的境地。

多年以来,他的手臂弯曲动作变得越来越明显。实际上,他经常被球拍打到自己的头。这是非常极端的。我从来不会这样去教年轻选手。在我看来,桑普拉斯和克拉吉塞克的肘部弯曲才是完美的,大约80-90度的样子。

费德勒最喜欢的是在占先区发向T点的发球。而他最弱的,是在承受压力的情况下,在占先区发向外角的发球。有些对手,比如纳达尔、德约科维奇和穆雷,在许多关键分中,会把筹码押向费德勒的内角发球。费德勒的二发总是很精准,虽然进攻性没有罗迪克的旋转发球那样强,但他在有需要的时候,能够在二发中增加额外的旋转。在发球的战略性上,费德勒是最好的选手之一。

费德勒在压力之下的二发,没有像这个世纪出现的桑普拉斯、贝克尔、拉夫特和麦肯罗那样具有攻击性。这也是我最为惊讶的策略,不仅对于费德勒,对于所有排名前十的选手也同样如此。我相信发出具有攻击性的二发对他们来说不会太有难度。罗迪克、德尔波特罗、伊斯内尔、卡洛维奇以及年轻的拉奥维奇的发球都很棒,但是费德勒日复一日的稳定性也令人称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