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声声响亮的锣鼓,促烈清壮、缓急抑扬;一张张淳朴的脸庞,笑逐颜开、喜气洋洋。敲打起手中的锣、鼓、镲、铛、铙、钟等乐器,鼓声隆隆,沉稳而浩大,锣声锵锵,热烈而有力。

在东光县东光镇徐庄村非遗传承基地,20多名身着红色衣裤的村民组成的锣鼓队,整齐有序地举着各自乐器,站位、穿花表演,锣鼓声传递出的饱满情绪,和舞蹈表演交织融汇、相得益彰……

在现场看到的每一首观州锣鼓代表作,都尽显音域宽广、深厚、高亢的艺术风格,带有浓厚的乡土气息和独特的地域特点,加上巨大的锣鼓声和村民们的活泼可爱的表演,可谓震撼大地、气势磅礴、耐人寻味。

“东光古称观州。观州锣鼓的历史可上溯到清中晚期或更早,在我们这块土地上至少已经传承了200多年了。它已经深入东光人的骨髓。”省级非遗观州锣鼓代表性传承人朱观峰说,“每逢重大节日,都会有我们锣鼓队热火朝天的表演。”

据悉,观州锣鼓以古本《锣鼓经》为基础,经历代传承人不断加工改造、创新丰富而来。艺人们运用鼓、锣、铙、钱、铃、钟、梆子、木鱼、手锣、磬、沙锤等打击乐器,通过单独演奏或配合演奏的形式,来表达各种生活情趣。

在朱观峰家的一个房间内,一整面墙上挂着鼓谱歌诀、另一整面墙上则挂着30余个种类、上百件乐器,其中有他的爷爷朱震天传下来的、已有200多年的铜铛子,还有他自己创新制作的各种铜制和木制乐器。

一个鸡翅木的小板凳,在凳面上掏几个洞,用木槌敲打便能发出清脆的响声;把一块香椿木锯成板,再将一个侧面做成锯齿状,既能像木鱼那样敲打、又能在锯齿一侧滑动发出声音……在这些乐器上,还系有挂坠和龙头,表演起来颇有动感。

在一间南房里,朱观峰制作乐器用的电钻、电刨子、电锯等各类工具,也是一应俱全。

“现在年纪大了,有的是时间,闲着没事就喜欢为锣鼓队研究制作乐器。”朱观峰笑着说。

如今,68岁的朱观峰,把自己的全部精力都倾注在了传承观州锣鼓这一技艺上。

观州锣鼓乐器虽多,人们也都能依照世代传下来的口诀习练着。“鼓能打出多种音,高低长短点按闷,咕噜噜嘟碌碌,弹抖单双飘波音……”这是朱观峰整理编写的《司鼓歌诀》,还有《持铙口诀》《持槌口诀》《综合歌诀》等。

“我们现在保存的古曲谱30多套,其中有流传了上千年的传统曲目《天地通》《家兴通》《万古谣》……”朱观峰说,“还有‘文场’‘武场’曲目。文武场,俗称‘文吵子’‘武吵子’。”

观州锣鼓以民间生活场景为原型的曲目有“大斗鸡”“小斗鸡”“句句双”“大四绕”“小四绕”等,称为“文场”。以冷兵器时代为背景,体现兵争格斗场景的曲目有“海潮”“龙摆尾”“猛虎出洞”等,称为“武场”。

“观州锣鼓虽据传来自道教,但从流传的曲目和使用的乐器上可以看出来,它实际上是受兵家、道家、儒家、佛家等影响,再综合了戏剧特点形成的。”朱观峰说。

在表演时,演员们既能演奏传统曲目和文、武场,还能为秧歌、高跷、狮舞、落子等伴奏。

“就说套子中的帽子吧,敲起来是这样的,嚓咣咣嚓咣、嚓咣咣嚓咣、嚓咣咣、嚓咣咣……嚓咣嚓咣嚓、咣嚓咣嚓咣咣嚓。这种敲法是很有激情的。”朱观峰说。

经一代代传人口传心授,加之近年来朱观峰和徒弟刘国栋的提炼加工,观州锣鼓不仅越来越广受好评,更极大地丰富了文艺百花园。

豪放粗犷、具有穿透力的观州锣鼓,是东光县的农民们在长期的生产劳动中,产生的独具特色打击乐表演。

“观州锣鼓有据可考的是,晚清时王校店村精通道家法事音乐的锣鼓艺人王传芳,把这门艺术传授给连镇王新建村的王世伦。民国年间,王世伦传授给了王书朋和我的曾祖父朱震天。曾祖父又传给了我的祖父朱云堂、父亲朱家明。我的技艺既有家传,还有跟南皮县寨子镇张厚信师父学习,以及四处求教掌握的。”朱观峰介绍。

一度,人们对观州锣鼓表演的需求越来越少,逐渐让这些热闹非凡的乐器,冷淡了下来。朱观峰并不甘心让有着悠久历史的观州锣鼓衰落下去,每逢农闲时节,他总要约上村民们一起排练,以防手里的活儿生疏。

2006年,朱观峰成立了观州锣鼓队,如今有100多名男女队员。他们当中有不惑之年的赵中兴、马秀杰,有花甲之年的王锦秀、李凤强,更有有古稀之年的马艳江、鲁东来。近年来,观州锣鼓队得到县委、县政府,以及县文旅局和镇里的大力支持。

每逢节庆日,十里八乡都来邀请观州锣鼓队去演出。队员不仅统一服装,连锣、鼓、镲、铛等乐器也以彩绸装饰。大家虽然忙得不亦乐乎,但是内心格外愉悦。

观州锣鼓的鼓谱,不依靠文字记载,单单凭借口耳相传。如今,刘国栋在掌握了曲谱和技艺后,协助朱观峰创办了“东光县观州锣鼓培训人传承保护基地”。师徒二人搜集整理了近百套鼓谱、撰写了《韵味锣鼓》《观州锣鼓经》等。同时,努力推动观州锣鼓进乡村、进校园活动。

如今,当朱观峰和他的队员们,又抡起槌儿、敲起钗,打击韵味、打出感情时,不禁令人感叹那徐缓时如潺潺流水、急骤似大浪奔腾、轻敲如鸾铃叮当、重击似霹雳轰鸣的观州锣鼓,在讴歌人们新生活的同时,也体现出文化传承的重要。

离开村子时,那锣鼓声依然不绝于耳。同时在耳边回响的还有朱观峰的话:“我特别希望和热爱观州锣鼓的人们一起,恢复那些已失传的锣鼓音乐,也盼望年轻人加入到队伍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