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天尊不知道这是第几次下山了,所有显得有些着急。燧人却恰好相反,由于上山的路是爬上来的,所以这算是他们第一次下山,显得小心翼翼,生怕掉下去。

有巢还是在考虑着自己的房子是否能建在这座山上,元始天尊和道德天尊搀扶着灵宝天尊,神农的手在不停的在兜里动,好像在弄什么东西一样,女娲有心事,这是谁都能看得出来的。

一句话让女娲回到了现实:“还记得那个鼎不?里面还有一些东西没吃完,咱们可以先吃那些,所以下山就会有吃的,除非……”

伏羲之所以没有一起问,是因为在考虑那个鼎到底是个什么东西,反正自己是从来没有听过的。

可能是太饿的缘故吧,众人一路无话,在天傍晚的时候,终于来到了周山的脚下,那个鼎矗立的地方!

女娲不等其他人的惊讶说道:“我还不晓得这里面还有没有食物了,你们谁去看看,反正我是懒得动了。”

还别说,这有巢常年在西边,还真的练就了一身的攀爬本事,分分钟就爬到鼎的上面,然后抿了抿嘴,乐呵呵的说道:“有,有大大的食物,有多多的食物,快,赶紧快,咱们吃吧!”

女娲的意思很简单,就是觉得这些东西已经煮熟过一段时间了,又放了这么久,可能会出现一些问题,所以还需要在煮一煮。

听到煮东西,神农惊奇的看着女娲,本来想叫奶奶的,结果一看到有巢和神农,甚至伏羲的时候,便改口不叫奶奶,而直接问问题了:“您也会煮东西?”

有巢和燧人觉得神农有些不太懂规矩,问问题不叫名字,而这个您又是尊称,所以正在奇怪。

女娲当然知道神农为什么不叫奶奶的,所以感激的说道:“我当然会,只是不知道水也能煮,而且能和所有东西一起煮而已。”

于是女娲让燧人生火,让有巢筑屋,让神农照顾灵宝天尊,然后让元始天尊和道德天尊巡视,看看周边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东西,最后招呼伏羲一起来弄这些食物。

本来元始天尊和道德天尊还觉得没必要巡视,周边也是熟悉,但拗不过其他人的不断建议。尤其是有巢,愣是说自己在西边怎么怎么危险,一只熊兽就能干掉这里的所有人什么的话,让元始天尊和道德天尊最终还是去巡视了。

临走的时候,伏羲让两位天尊找找附近有没有什么河湖的地方,尤其是里面有没有鱼的河湖。

元始天尊和道德天尊虽然之前也来过这周山脚下好多次,但都是来玩的,知道附近有河湖,但是不确定在哪里,更不确定里面有没有鱼,所以也就是说先去看看,然后回来通报。

由于是就地取材,树木多得是,所以燧人的火很快便生了起来,还余下好多的木材。

父子二人合作,很快的便有了房屋的雏形了,且比周山顶峰上哪简陋的屋子要大得多,高的多。

不一会,负责警戒和巡视的元始天尊与道德天尊回来了,还带回来一些水,这让所有人都喜出望外。

元始天尊说道:“有河湖,还不止一个,都不大,里面有没有鱼还真的不知道。”

元始天尊和道德天尊又去帮有巢和燧人一起来筑造房屋,速度越来越快,人多力量大的意思就是这样。

听到女娲说食物差不多好了,有巢拿刚才燧人生火用的尖木棍,然后抽空上鼎去取食物。

一一取下来之后,众人坐在了一起,喝着干净的水,吃着好像已经变了质的食物,感慨良多。

神农说道:“给你们一人一颗我下山的时候揉出来的药丸,吃了这个,什么都不怕!”

燧人说道:“我在北方经常吃很长时间没吃的食物,还活的好好的,你那个药丸,我觉得我的火想吃,怎么样,你丢进去呗?”

有巢觉得这么对一个和自己长得差不多老的年轻人不好,所以干脆就主动要了一个,放在了身边,也没吃!

三位天尊在经历了师傅盘古的赴死登化,经历了和兄弟们的生离死别,又遇到这些新的,很厉害的朋友,不由得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好奇妙。仅仅是短短的几天而已,就让人的心态,发生了本质的变化。

之后,剩余的可用力量都去帮有巢筑造房屋去了。按照有巢的意思,这是自己第一次在地面上筑造房屋,所以竟然也是有些不足的。所以这一次,一定要好好的筑造,算是积累经验,也算是把这座大家齐心合力的结果当做以及纪念。

众人当然归咎这次的食物有问题,但也没办法说什么,因为除了这些东西,还真的不能再很短时间里吃到别的东西,也没别的东西。

由于在场的只有女娲一个女人,又不能让她一个人去解决,所以伏羲说陪着一起去。

有巢和燧人是父子关系。按理说父子关系是可以承受这样的事情的饿,但问题在于二人吵了一辈子,现在让他们一起去解决事情,也怪难为情的。而且神农也在,这让三个不像三位天尊那样从小便一起吃喝拉撒的人一样,可以无视这种尴尬。

但没有办法,在不解决,可能就要出洋相了。所以三人还是一起走向了身旁的小树林里。

不知怎么的,众人相互看看,谁都不说话,场面尴尬了起来,连风都静止了,仿佛再说这一个字——臭!

好几天没洗澡,又刚刚去解决事情,还被混沌之烟侵蚀了好几天,浑身上下,也就那个脸还能看一下。

伏羲提议,这些日子就在这周山脚下生火一段时间,算是为周山顶峰上的盘古师傅守一下地盘,算是孝心。

其他人也没什么意见,之前商量个划区域统治,把氏族提升至部落的事情还有好多没有商量的地方,正可以趁着这些时间,边休息边商量。

伏羲又提议,由于食物已经吃没了,所以想从附近寻觅一下食物,储备一些水,好作为这几日可以生存的条件。

三位天尊梦到了师傅盘古,还是那个样子,既慈祥有严厉,视为己出的看着这天地万物,好像有心事,又好像没有心事!

燧人梦见了这世间上的所有人都可以不惧寒冷,个个有火,即使是夜晚,也是火光通明,团乐与共。

有巢梦见了这世间上的所有人都可以和熊兽那样做朋友,在出现危险的时候,也能保护相互帮助,没有隔阂。

女娲看周边的人睡得还很香甜,然后就让伏羲跟她去旁边的小树林里,说有事情要说。

女娲看伏羲的脸红了起来,就知道自己的表哥估计是被什么吓傻了,但仔细想想,要是这么理解,也行啊。

有巢惊恐的说道:“有野兽,快起来防守。这不是人的声音,这是,这是……”

有巢回道:“我遇到的野兽中,也没有发过这种声音的,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野兽。”

除了伏羲和女娲刚才是醒着的,所以知道那个东西是通过风的袭击而发出的声音,但其他人不知道啊。

此时除了半跪在地上,正在努力生火的燧人之外,其他人都和伏羲和女娲一样,站在一条线上,看着远处的鼎。

因为这个鼎的正面,看起来像个人脸,但是比正常的人脸要大上十好几倍,感觉这个东西也在盯着自己看。

有巢常年的和野兽对峙,所以胆子稍微的大一些,就渐渐地挪步,想去看看这个鼎,到底是野兽还是怪物。

有巢觉得自己走过去一小段路,没有接着走下去,是有些丢人,所以当看到燧人这次生不起火的时候,就赶忙转移众人的话题,尴尬的嘲笑道:“哎呦,我的宝贝儿子,你这次怎么没把火给生起来啊,是不是刚才,让那个鼎给吓得?”

燧人连头也没抬:“老兔子,你不也是走了几步就不敢走了吗?也不是让那鼎给吓得吗?咱俩半斤八两,谁也别说谁!”

最终,有巢只能用威胁的口吻说道:“你若是不服,就不要等着我的房子筑好了后,进去休息啊!”

没想到燧人也没放弃,继续怼道:“这房子的筑造,有我一半的功劳,你不让我进去休息,是不是太过分了。还有,你吃的东西也是我生的火煮熟的,有本事,你别吃啊!”

伏羲觉得二老的精力真是旺盛,大早晨的就要干架,所以便开口说道:“这天已明,咱们去研究研究那个怪物怎么样?”说着,就朝着那个鼎走过去了。

伏羲摇了摇头,回道:“大问题倒是没有,就是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材质的东西,我估计你们也没见过。而且不知道你们在刚才对峙的时候有没有注意到,这个鼎的正面,好像是一个人脸给刻上去的!”

确认了之前的那些没有听过的声音,都是通过碰撞鼎发出来的,众人也就彻底放心了。

伏羲像是自言自语的回道:“如果是动物的,那么究竟是何种动物?若是人,到底是什么时期的人呢?这个东西,太想人造的了!”

由于三位天尊是知道这东西是怎么形成的,所以便主动的像众人解释了这个东西的来历。

这个时候,伏羲还是自言自语道:“从山里飞出来的,难道这座山都是在这种材质吗?可怎么说,这东西飞出来就是个成型的东西啊,不是人造的,显然是不可能的!”

半响过后,伏羲闭眼说道:“咱们肯定不是这世上第一批人了,即便咱们那些不知名的祖宗也不是了。这个世界,经历过的磨难比咱们想象的要多得多,这个叫鼎的东西,应该是很远很远之前,就有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