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BA历史上从来未有系列赛0比3落后扳回,先前休斯敦火箭1比3落后随即连翻三局干掉快船,也仅是历史第九次而已。

也许很多球迷很困惑,火箭在勇士主场大比分0比2落后时,一共只输了5分。但回到主场丰田中心,却是80比115的溃败。

前两场比赛,火箭仅输5分。第二场最后时刻,甚至还有机会扳回——最后9秒,哈登后场抓到篮板,火箭98比99落后,哈登提速突击,勇士回防及时,哈登回传给霍华德,时间已经用尽。

如果哈登抓到篮板时火箭选择暂停,然后布置这个球,也许这还能成就一个制胜球呢。

前两场,双方的套路是:首战,火箭不出意料之外,竭力推起节奏来,一度让勇士进退失据;勇士回答以超小阵容和无限换防,让火箭的速度优势无法发挥。

勇士用汤普森对付哈登的挡拆时,锁住中路与三分线,并让博古特与格林延阻,允许哈登中投;但哈登利用弱侧切出和后撤步中投,头两场41投24中,外加18次助攻。

针对勇士的挡拆,火箭用了无限换防,让库里、汤普森面对约什·史密斯单挑,或者中投。汤普森被这招坑得七荤八素,但库里仗着空切,游弋自如。

第三场,火箭用特里单防库里,加上约什·史密斯夹击,结果勇士使出“库里和格林高位横传,格林与博古特高低位连线”的明修栈道暗度陈仓之计,破了火箭这招。

火箭使出无限换防,用约什·史密斯对位库里,仗着自己高出15厘米,想封锁库里的投篮,然而库里用一个无球走位,加上汤普森的交叉空切掩护,就摆脱出机会了。

当汤普森面对约什·史密斯的换防时,用的是另一个法子:找博古特的高位掩护,用澳大利亚人的巨大身躯挡开约什,而霍华德,还在禁区瞪眼:“你有本事进来!”

按说巴恩斯与伊戈达拉的防守,不能说胜过克雷·汤普森。汤普森的专注、聪明、步伐,都让他成为勇士最有压迫力的外围防守者。但与火箭前两战,汤普森比较老实。

哈登屡屡在反击中推起,让克雷来不及摆步子扎架势,加上他一门心思全面封锁哈登,导致上步太紧,屡屡吃哈登那一招悬崖勒马——“突进加速收球撤步中投”。

巴恩斯与伊戈达拉都用了绕前阻绝,简直是半抱着哈登,限制他接球。待哈登拿球,巴恩斯站位前后步,堵塞中路,放边路,上步扬手。

这意思就是:哈登要投,可以;要突破,难;而且别指望在反击中从容拿球突破了。结果全场比赛,哈登16投3中。

这就是勇士的变招:针对火箭的无限换防,用大量库里空切、汤普森持球找掩护担当出球点,以及清空一侧的二人配合应付。

因为执行力并非凭空吹来。快船没有格林与博古特那样的掩护质量,保罗的无球走位与远射不及库里妖异,而除了保罗,快船也没有足够多的出球点,可以保证打出大量的无球挡切。

火箭在前两场打得不可谓不努力,但到第三场,占领优势的勇士犹且变阵,火箭却只好按原计划来。

迄今为止,火箭最大的成功,是依靠赌命般的极速狂奔,在第一场让勇士冷置了博古特,但此后,火箭只能依赖哈登、阿里扎、霍华德们的拼命。

热血可以让他们打出激情的比赛,但并不能保证赢球——尤其是,勇士在不断变招,而火箭只能继续打他们的热血提速篮球。繁复华丽的无球挡切进攻,并不是想打就打得出来的。

第三场后,霍华德说的主要是“我们不能放弃,我们要像个男人般继续打球。”而库里谈论的则是:“我们每天都在打磨细节,以便准备好,在比赛中打出来,迎候最好的结果……”

火箭很热血,这是他们以乱战掀翻快船的基础;而库里谈论的是细节,是勇士连绵不断的传球与挡切的细节。

对了,库里刚投完今年季后赛个人第64个三分球,创造NBA单季季后赛历史纪录。